潼南县股票配资高以翔身故事件映衬艺人从业寒冬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华铁配资爆仓-配资平台首选-配资门户网-黄金期货配资

原标潼南县股票配资题:高以翔身故事件映衬艺人从业寒冬 O潼南县股票配资TF大牛时代潼南县股票配资网

  高以翔意外身故后潼南县股票配资,11月27日晚,浙江卫视就高以翔去世发布声明称,高以翔亲属已赶至宁波,节目组正配合高以翔家属及经纪团队,按照家属意愿积极妥善处理后续事宜。OTF大牛时代网

  上述声明还表示,事发当时(凌晨1时30分许),在第一时间即展开救治,并紧急将高以翔送往医院。对此意外造成的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愿意承担相应责任。对此意外事件的发生,将会反思原因,对节目录制所有环节进行全面检查,更周全地做好节目安全保障工作OTF大牛时代网

  11月28日上午,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演员工作委员会在其官方微博发声,提醒演员学会自我保护,拒绝过度疲劳工作,并呼吁各制片部门组织者,尽量减少持续性、高强度工作。OTF大牛时代网

  综艺节目是各卫视的重要收入来源,为在激烈的竞争中打造出“爆款节目”,抢夺有限的注意力,在一些环节设置上会更加“激烈”,对于户外竞技类的综艺,意外更是屡见不鲜。而在影视行业遇冷的背景下,不仅是演员,节目制作团队中的其他成员,同样承受着连续性、高强度的工作。OTF大牛时代网

  “危险”的竞技综艺OTF大牛时代网

  台湾演员高以翔生于1984年,2006年,高以翔出演电视剧《爱情魔发师》正式进入演艺圈,其主演的电视剧《遇见王沥川》在2016年的热播,让他为更多人所知。OTF大牛时代网

  11月27日中午,高以翔的经纪公司杰星传播有限公司发布声明,证实了高以翔在当天凌晨,于节目录制过程中突然昏厥,经过近三小时的急救后,35岁的高以翔离世。OTF大牛时代网

  《追我吧》节目组随后在其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在第九期节目的录制过程中,高以翔奔跑时突然减速倒地,节目现场医护人员展开救治,并将其送往医院,医院最终宣布高以翔心源性猝死。OTF大牛时代网

  高以翔参与录制的《追我吧》,是浙江卫视2019年推出的“全国首档都市夜景追跑竞技秀”,于11月8日起,每周五晚开播,有陈伟霆、范丞丞、黄景瑜等多名艺人参与,目前已播出三期。OTF大牛时代网

  潼南县股票配资该节目由浙江卫视战略发展中心副主任陆浩担任总导演,他曾是《奔跑吧兄弟》(后改名《奔跑吧》)第一、二季总导演之一。陆浩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是“一个猫捉老鼠,狼抓羊的游戏”。高强度的竞技性、对体能高要求,被视作《追我吧》的一大看点。OTF大牛时代网

  节目中,嘉宾与艺人分为两队竞技,“在‘你追我逃’的硬核竞赛氛围中突破体能极限,展现坚持不懈、永不言弃的竞技精神”。开播前的宣传片中,有艺人说“这个节目真是把人逼‘死’啊”。OTF大牛时代网

  在前三期的节目中,有70米爬楼、速降等环节,拍摄过程“很累”是多位嘉宾的共同体验。第二期节目中,嘉宾邹市明突发意外,从平衡滚筒上掉落,坠入海洋球中,多次尝试站起来后,称腿部没有知觉了,之后身体完全淹没在海洋球中,在主持人的要求下,工作人员将其拉出。OTF大牛时代网

  负责安全保障的制片主任崔彦凯此前表示,安全保障团队在录制过程中有着详细的安全保障措施,建立了从安全管理理念、安保配置、消防器材、安全指引、安全防护以及医务保障、现场观众管理等一系列安全配套体系,有效地保障节目顺利录制。OTF大牛时代网

  “《追我吧》的专业性体现在工作人员预先测试游戏、医护团队现场待命,对于特殊技能的场景,则会事先进行专业的相关培训,以及配备专业的调试等方面。”崔彦凯说。在第一期节目片尾信息显示,有安全保障总指挥1人、安全监督2人。OTF大牛时代网

  真人秀中艺人意外受伤的情况并不少见。2013年浙江卫视跳水综艺《中国星跳跃》拍摄期间,释小龙团队的一名工作人员意外溺水身亡。2015年由中国人民解放军、八一电影制片厂和湖南卫视联合推出的国防教育特别节目《真正男子汉》录制时,王宝强摔下平衡木导致右腿骨折。2015年央视推出的《了不起的挑战》中,嘉宾乐嘉因体验消防速滑导致下体受伤。2018年3月,歌手张杰在浙江卫视《王牌对王牌》节目录制过程中,进行肺活量比拼,期间造成缺氧,张杰一度晕倒。OTF大牛时代网

  对于为什么在深夜录节目,据《新京报》报道,一位浙江卫视原综艺制片人称,一是需要前期准备,二是要协调艺人档期,此外,上线时间太紧,留给录制的时间也紧,“不熬夜,完不成工作”。行业压力可见一斑。OTF大牛时代网

  生存压力OTF大牛时代网

  目前位于头部的五大卫视是北京卫视、湖南卫视、上海东方卫视、浙江卫视和江苏卫视。OTF大牛时代网

  在2019年初,由浙江卫视人员发表的《浙江卫视标杆综艺打造路径的研究与解析》文章显示,浙江卫视2008年进行改版,从排名全国第八迅速跃居至全国省级卫视“头部阵营”。OTF大牛时代网

  随着对演员薪资、拍摄题材等的严格控制,影视行业入冬。2018年11月,国家广电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广播电视和网络视听文艺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严格控制嘉宾片酬。此外,还对节目形式、内容和参与人员等作出了相应限制。OTF大牛时代网

  在全国电视广告营收规模2015至2017年连续三年下滑,广告资源更多地向“头部卫视”的现象级标杆节目集中的背景下,文章认为,传统电视必须集中精力打造爆款节目,才有机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领优势,对省级卫视来说,抢夺有限注意力资源的战役迫在眉睫。OTF大牛时代网

  综艺节目是各卫视收入的重要来源,据统计,2018年中国综艺市场规模约为331亿元,同比增长了21.3%。OTF大牛时代网

  根据九合数据分析,2019年上半年综艺节目广告市场规模接近22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6.12%。OTF大牛时代网

  上述文章称,据浙江卫视战略分析部门统计,浙江卫视约70%的创收来自于综艺板块。浙江卫视各类综艺节目的收视率也占据前列,但2018年出现下滑。OTF大牛时代网

  根据索福瑞提供的数据,2017年全年,全国收视排名前7的综艺节目中,浙江卫视占5档;2018年上半年,在收视排名前5的节目中,浙江卫视《奔跑吧》《王牌对王牌》两档节目分列第1和第4。OTF大牛时代网

  同样严峻的形势也出现在影视公司。影视剧遇冷,影视公司将业务转向综艺投资与运营,演员生存空间被挤压,“无戏可拍”之下,上综艺节目或成为一种无奈的选择。OTF大牛时代网

  据《证券日报》消息,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646部,比去年同期的886部减少27%;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24617集,比去年同期的35209集减少30%。OTF大牛时代网

  2019年前三季度国内电影票房同比下降了2.21%。由于去年电影投资下滑,优质国产新片上映较少,前三季度国产电影票房同比下降了11.54%。横店影视城的开机率同比锐减45%。OTF大牛时代网

  影视剧导演于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行业开机率下滑,很多‘腰部’演员一两年都没有戏拍。” 日前,演员迪丽热巴在一档综艺节目中说自己已经七八个月没有拍戏了。OTF大牛时代网

  在此背景下,各方均承受着较大的压力,艺人的选择余地也被压缩,高强度的工作、录制过程日夜颠倒成为常态。值得注意的是,不仅是艺人,节目团队中的其他成员同样处于这种状态。OTF大牛时代网

  上述文章中写道,《奔跑吧》摄像拍摄时每天人均步数3万步,最高达9万余步;综艺节目编导人均拥有30多个微信工作群,最多同时沟通人数395人;综艺剪辑师日常下班时间为早上9-10点,最长一次连续工作56小时。这在文中被称为“匠心打磨、极致而为的‘执行力’”。OTF大牛时代网